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風 | 11th Feb 2008, 12:32 AM | 文化, 思考 | (307 Reads)

  董去曾來。這兩年,少了董生這個出氣袋,民間的怨氣失去了宣洩的焦點,令怨氣開始轉至政府的部門身上。罵政府,好像成為了香港人的習慣。在這個遊行示威年代,彷彿,罵上癮了,竟然連保護市民人身安全的警察也罵。

  「一年有成千上萬偷拍及裸照、情慾影網上流傳,有報警的有幸可佔據報章一小格報導甚至連一格也沒有。藝人是人其他的受害者不人嗎?要出動國際刑警嗎?用了多少警力去查證事件的起源?」

  「事件證明有財力有名氣的人無論遇到心理或身體的傷害,起事者無論在地底也好警方也會全力捉拿歸案。而普通小市民同類事件只可以在家等待有沒有熱心市民提供線索,可以回家等一年半載事件等待事件淡忘。這樣的處理手法展露出香港是一個多麼文明多麼進步的一個國家。」

  「香港只為有錢,名人服務?警方會否出來澄清?」  

  昨天是大年初四,有愈百網民一起在網絡論壇走出來上街遊行。當中有來自香港討論區的,有來自Uwants,有來自高登,也有來自我熟悉的迷你論壇。他們抗議警方在近日「淫照事件」中選擇性執法,收緊了網民的言論空間,為這個新農曆年帶來了一股紅色革命的硝煙。

  在各方各界都把事情都愈鬧愈大、「選擇性執法」一詞成了洪水猛獸之際,煙火之間,我驀然想起了我在這個學期選修了的一科「公共行政學」。上了的堂數不多,卻碰巧提及過政府機關--特別是警方--的酌情權和選擇性執法。

  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的一個問題--為什麼我的狗走失了一個星期,去警方報案不受理;但一個人只失蹤了兩天,警方卻立刻迅速調查甚至是大肆登上電視《警訊》?是因為動物的生命不珍貴嗎?不,只不過是因為人的生命更珍貴。

  在有限的資源下,我們不能樣樣事情也完美地顧及到,只能把資源集中在某幾樣事情去處理。在這個時候,我們要懂得去選擇,去選擇更重要的事去做。由此可見,其實,會選擇並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你選擇得對不對。

  由一九七四年發生的轟動一時的紙盒藏屍案,到零零年發生的汽車爆炸案,再到今天的「慾照事件」。每當有哄動全城的案件發生的時候,其實不論窮人富人知名無名,警方一直也會高調去投放大量人力物力去調查,從來亦都相安無事。然而,在這次的事件中.事件中主角卻因為平日比較負面的形象,加上群眾的妒忌心態,結果一沈百踩。大家都只針對人來看,卻沒有考慮事情本身的嚴重性,更沒有想像過事件發生在一個平常人與發生在一個知名藝人的分別。

  群眾的心理永遠也是矛盾的。

  零八年的八月,當大家都因颶風「派比安」而罵天文台不顧人命、墨守成規之際;兩年後的今日,大伙兒卻一窩蜂地去罵警察不按程序,選擇性地去執法。究竟群眾是想政府按本子一成不變,仰或是懂得視情況靈活變通?沒有人可以給予一個肯定的答案。

  其實,撥開迷霧,看清楚點,這次的遊行是源於法律、言論自由與道德尺度之間的衝突。正所謂「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假若從道德出發,會有人反對警方去禁止網民去上下載相片嗎?


[1]

做錯了,被批評,合理。而不是罵上癮。

先不說警隊高層多番失言、說謊和越權釋法,只說第一個被拿來際旗的人,警方選擇性地找了一個轉貼淫照者來祭旗,意圖殺一儆百,無可否認這是有阻嚇力的,但這是樣的行為充滿了人治色彩。未把照片送檢評級就引用相關條例拉人,被質疑時就說那人欠債幾多、無業、牽涉什麼什麼別的案件企圖把行動合理化,結果是那人坐了十幾日冤枉監。法律面前應該是人人平等的,但警方對這事件的執法態度真係違背了這個精神囉。

楊永強要為失言和處理SARS事件失當而辭職,這件事上面,警方也應該要有合理的交代吧!


[引用] | 作者 陳飛 | 17th Feb 2008 11: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做錯了,當然要受到批評。然而,是對是錯,應該是由誰去決定呢?你?我?政府?還是法庭?

其實,從兩個多星期前英皇報警的一刻開始,警方就已注定是要去被人批評。當中差別的,不過是要看那些人是網民仰或是衛道人士。

因為從一開始,這件事已經是一件盪手山芋。而警方身處的,就正正是網民與衛道人士中間,左右做人難的角色。

由於這次的事件可算是史無前例,在法律上更是無例可依,然而,在道德上,上載或散播那批照片的行動卻不被社會接受,故此,就做成了警方今時今日的局面。去捉人呢,就會好像現在這樣「名不正,言不順」;撒手不理呢,卻會遭到婦女組織以及衛道人士的非議。

其實,社會上的很多事情,尤其是當涉及到道德層面的時候,是對是錯,根本很難去有一個定論。有的,只不過是我們社會上的一個共識。舉過例子,古時女子若在丈夫死後再嫁,會被視為「不道德」。我想,現今社會應該沒有人再會有這樣的一個想法吧!

還記得零三年外國明星Paris Hilton的「春宮事件」嗎?相對於今次的事件,雖然兩者同為名星床上私隱的洩密事件,卻沒有引起如此大的效應。我想說的是,在性風氣開放的西方社會,人們對這些都已習以為常,故就算警方沒有任何行動亦能處之泰然。然而,在香港這個性觀念還保留著一定保守程度的社會當中,警方面對這次全民關注的事件,除了嚴拿相片的上載者之外,已沒有其他可行的方法。

當然,在這件事上,我不敢去說警方完全沒有錯。(個人認為,要算對錯,就錯在警方背後沒有一班如英皇那邊如此好的公關和法律顧問)但是,我想,大家也好應該去體諒一下警方的苦處,而非一面倒地去咄咄逼人。

P.S. 飛哥(XD)你提及到「十幾日冤枉監」。我想,就算是錯,也不過是錯在法官,而非警方身上吧。

星風
[引用] | 作者 星風 | 18th Feb 2008 1: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基本上,比起好多國家, 我們有香港警察,感覺是幸福的,有時,真的很難兩全其美

安祖
[引用] | 作者 安祖 | 17th Mar 2008 10:26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