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風 | 8th Feb 2010, 12:50 AM | 記憶 | (105 Reads)
  曾經有一次,4A班有同學打學界籃球決賽,身為隊長的梁同學問我去不去看他們。後來因為小六家長日突然要當值,唯有遲去。可惜的是當我趕乘的士去到的時候,他們的比賽已經完結,亦頒了獎。

  這幾天4A有幾個同學因為經濟科的活動,而到了元朗擺檔。今天是他們擺檔的最後一日。約了詩友七點在九龍塘。在學校工作到快六時,尚有一堆堆工作未做,卻仍決定匆匆帶上大半疊未改好的簿,跟詩友說了對不起要遲半個鐘,然後入一趟元朗支持他們。

  我依照他們提供的資料在學校附近等巴士。等了十分鐘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巴士一班車二十五分鐘。時間很趕,但不要緊,十五分鐘我終於等到了車。但上了車,問了司機卻才知道車程原來要整整一小時!那一刻,曾經萌起過放棄去元朗的念頭,但最後仍決定匆匆在上水轉車。我知道時間不多,只打算匆匆見一見他們就走。到了元朗,下著雨,我提著沈重的手提包跟雨傘跟途人問了路之後就向前走。

  到了會場,我看見有幾位同學自顧在拍照。在旁站了好一會,我問他們的攤位在哪裡。

  「攤位?完晒啦,阿sir你咁遲先黎架!」
  「你地E-mail唔係寫去到八點架咩?」
  「係啊,不過我地提早完左。你應該早d黎丫嘛,Miss Tang琴日都黎左……」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在學生面前哭出來。得到了答案之後,我轉身就走。時間是七時十五分,地點在元朗,還好詩友說把會議拖到八點才開始。天仍下著雨,我在漸暗的天色底下尋找西鐵車站的方向。耳機播著的是洪卓立的《玩夠》。腳步開始沈重,心好像被甚麼東西撕掉了一塊。或許是我太傻,其實我早就應該在巴士上選擇放棄。好想哭,卻發現自己只懂得呼出一聲聲沈重的嘆息。

  或許,我們都可以選擇誰或誰當情人去愛。但對於學生,作為教師的我連一個選擇的權利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