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7th Oct 2008, 12:54 PM | 思考 | (209 Reads)

  曾經有好一些知道我寫詩又或是不知道我寫詩的朋友都對我說過,覺得詩不過是一篇句子斬開的散文,不明白詩有何特別,更笑說自己完全不懂欣賞。他們的說話其實我在意了很久,問題亦纏繞了我很久。今天和詩友小風出席了Kubrick的十月詩會,認識了葉英傑的詩,他詩的敍事風格更令我想了很多。尤其是我當聽著他讀他的《三越》。

三越    葉英傑    詩號:1126d

玩具部不在它原來的位置
我遷居之後,已經很少再回來;
上次到那裡探望的時候
大部份同事仍在,有一些
退休了。他們都仍然記得
我是誰。我是那暑期工,幾乎
上不了中六的。
仍然記得那些日子:我來回踱步
店裡四周張望
在顧客和店長不為意的時候
偷偷玩世嘉,或超級任天堂。
他們一部一部離開店面。我拐彎
才找到部門的新位置。地點
更接近大堂。店面的陳設
依舊擁擠,一層,疊著一層。
起初,我一直在遠遠的外圍
瀏覽;沒有走進去,沒有
攪動什麼。我想讓畫面
保持原狀。
直到那張臉走出來。
林先生,店長。
他仍然在那裡堆疊玩具
那些不久之後就會被小孩拆開
胡亂擺放的玩具。
阿清呢?收銀機旁邊的位子
找不到她。那一個暑假
她挺著大肚子
始終沒有離開那角落。
司徒退休了。他原來
看守的櫃位,顯得有點凌亂。
電動玩具車在那裡,還沒有泊好
也沒有辦法開走。
我詢問玩具店的新地點,店長
含糊地比劃著;
忽然有孩子走過,疊好的玩具
又攪亂了。
玩具掉到地上,發出聲響
打斷了我和店長的談話;
店長把玩具拾起
想把它放回貨架
他抓著玩具的手,就這樣在空中懸著
不知道應該放到哪兒。
       2006年9月19日至21日
       2007年5月29日改
作者註:香港三越位於銅鑼灣興利中心地庫,於1981年8月26日開幕。由於三越所在的興利中心在2007年進行重建,三越於2006年9月17日暫時結業。據說會物色合適舖位重開。我曾經在中五及中七暑假,在那裡的玩具部當暑期工。

(轉載自他的blog: http://www2.poetyip.com/blog/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0&blogId=1

  然而,當他讀著,我腦海中的卻是一篇記事的散文。

  玩具部不在它原來的位置。
  我遷居之後,已經很少再回來。上次到那裡探望的時候,大部份同事仍在,有一些退休了。他們都仍然記得我是誰。我是那暑期工,幾乎上不了中六的。
  仍然記得那些日子。我來回踱步,店裡四周張望,在顧客和店長不為意的時候,偷偷玩世嘉,或超級任天堂。他們一部一部離開店面。我拐彎才找到部門的新位置, 地點更接近大堂。店面的陳設依舊擁擠,一層,疊著一層。起初,我一直在遠遠的外圍瀏覽,沒有走進去,沒有攪動什麼。我想讓畫面保持原狀,直到那張臉走出來。
  林先生,店長,他仍然在那裡堆疊玩具,那些不久之後就會被小孩拆開胡亂擺放的玩具。阿清呢?收銀機旁邊的位子找不到她。那一個暑假,她挺著大肚子,始終沒有離開那角落。司徒退休了。他原來看守的櫃位,顯得有點凌亂。電動玩具車在那裡,還沒有泊好,也沒有辦法開走。
  我詢問玩具店的新地點,店長含糊地比劃著。忽然有孩子走過,疊好的玩具又攪亂了。玩具掉到地,發出聲響,打斷了我和店長的談話。店長把玩具拾起,想把它放回貨架。他抓著玩具的手,就這樣在空中懸著,不知道應該放到哪兒。

  或許我是冒犯了。不過連葉英傑先生本人亦笑說有人說他寫的不是詩,究竟詩又是甚麼。

  今天算是認識了詩友Kate。離開詩會之後我們三個到了許留山聊。從身邊的趣事、談到了文學、談到了甚麼是詩。Kate主張的是詩的自由,認為就算古人 也難以分別散文與詩,我們又為何要拘泥於它們的分別。其實Kate所說的亦有道理,只不過自己對於詩這個如此任意的講法有點在意又或是甚麼。

  今次在詩會上再次遇見法國詩人Jacques Prévert的《早餐》。上次有創作坊看的時候,沒有多大的感覺。今次重看,不是看得很仔細,卻感覺更深。

《早餐》

他將咖啡
倒入杯中
他將牛奶
滲入那杯咖啡
他將糖
放入咖啡牛奶中
他用小湯匙
攪動
他喝下那杯咖啡牛奶
而後放下杯子
沒跟我說句話
他點燃
一根香煙
他用煙
吹起煙圈
他把煙灰
彈進煙灰缸
沒跟我說句話
沒看我一眼
他站起
把帽子
戴在他的頭上
他穿上
他的雨衣
因雨正下著
而後他走了
在雨中
沒說一句話
沒看我一眼
我用手
掩住我的頭
我哭起來

  讓我又再試試重組段落。

  他將咖啡倒入杯中。他將牛奶滲入那杯咖啡。他將糖放入咖啡牛奶中。他用小湯匙攪動。他喝下那杯咖啡牛奶,而後放下杯子,沒跟我說句話。
  他點燃一根香煙。他用煙吹起煙圈。他把煙灰彈進煙灰缸,沒跟我說句話,沒看我一眼。
  他站起把帽子戴在他的頭上。他穿上他的雨衣,因雨正下著。而後他走了,在雨中沒說一句話,沒看我一眼。
  我用手,掩住我的頭,我哭起來。

  有分別嗎?我想,這就是詩。

(按:本人無意冒犯葉英傑先生。只不過是想表達自己小小的個人觀感,如有高手有任何高見,煩情路過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