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6th Sep 2008, 5:07 PM | 思考 | (157 Reads)

(本人不是讀政治的,卻對政治有一定程度的興趣。拙文如有任何錯處,還請各路高人指點。)

  近期熱爆的《家好月圓》終於在上星期日大結局圓滿結束。而和上一輯的《溏心風暴》比較,今次無論在劇情仰或對白的設計上更貼近香港觀聚的喜好。然而,除了大結局的五十點收視之外,大家還能從中看到些甚麼?

  當中後半部的其中一個劇情還令我記憶猶新。

  話說當Jo爸和紅姨打官司爭奪「家好月圓」餅家股權時,「家好月圓」的老員工都站左紅姨的一邊「睜大眼講大話」。當時心痛的Jo爸覺得天旋地轉,實在是看不上去,於是在荷媽攙扶下離開法庭看醫生。在走出門口的那一剎,大批記者湧上前,Jo爸說不下兩句就逃了出去。

  經過一輪審訊,紅姨勝訴,而Jo爸亦只得兩成的股份。

  如何面對傳媒,這是最基本的政治技巧。

  相比Jo爸的軟弱和荷媽的「一味」激動,紅姨可以說是說話收放自如、表情亦沈靜得多。更重要的是,紅姨對Jo爸和荷媽之間感情的妒忌從不會露於人前。曾有心理學研究發現,原來人與人之間訊息的傳遞中,言語只佔當中的百份之七,大部份其實都是靠你的語氣和表情。在這個善於將人物面譜化的傳媒社會,新聞都是大家「晚晚追開」的無記劇集,簡簡單單,有忠有奸。簡單一個表情或一句話,已經可以來過角色大逆轉,由忠變奸。

  一個專業的政客,一定要懂得利用傳媒與公眾溝通。必要時候,政客甚至要懂得引導傳媒,替自己進行放風,為對手製造醜聞。

  最佳的例子可算是劇中紅姨向「八卦雜誌」放風,從而將Jo爸和荷媽塑造為一對偷情的狗男女。從大型的記招、到普通踏出法庭的幾步,都不斷替荷媽裝上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狐狸精型像。不要以為荷媽是否狐狸精跟「家好月圓」的股份分配毫無關係。很多時候,公眾是否相信一個人,並非看那人說話的內容有沒有道理,看重的反而是人物給公眾的性格和形象。在現實中,長毛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記得劇中Jo爸曾憤然說過「真想不到,原來說一千次、一萬次,假的都會變真」。或許這有點殘酷,卻是我們社會真真切切的政治現實。作為一個執業超過三十年的專業醫生,或許當時沙士初期楊永強認為社區未有爆發疫症仍是合乎科學的專業判斷。但經過傳媒的不斷解構,這個判斷就被塑造為領導無方、後知後覺。最後,亦因此而導致楊永強下台。

  不要天真地以為只要本著良心講真心話就能像Jo爸和荷媽一樣有大團圓結局,有時候,如何去面對公眾表達自己的政治溝通技巧比你的真心重要得多。


星風 | 25th Sep 2008, 1:41 AM | 文化, 思考 | (117 Reads)

  社會把傳媒都塑造成對抗政府的正義先鋒,而書本上亦告訴我們傳媒是監察政府的第四權。然而,事實上又是否這樣的一回事?

  香港的媒體都是一群被扭曲了的「變態」產物,尤其是報紙這一項。或許大家是不知道的,原來本地辦報紙的盈利少,生存條件亦困難得很。假若這是真的話,為何又會有這麼多人爭相辦報呢?原因是傳媒的權力。

  傳媒是一盤影響力的生意,其得益不在帳面上的數字符號,卻在於它在社會和政治上的影響。舊日的傳媒都以客觀中立為使命。今現今日,香港的報紙卻大多都涉及政治利益,甚至有鮮明的政治立場。去年立法會港島區補選「號外事件」就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知道了這個之後,我會想:現今香港,又有多少的煽動人心的報章標題和內容能代表理性事實?

  剛過去的星期日隨手拈來一份家中的《太陽報》,頭版是近日熱哄哄的「毒奶事件」,一翻去背後,幾隻斗大的字呈現眼前。「唔理雷曼苦主 政府無情」。幾隻大字,看得我觸目驚心。

  的確,事件涉及受害者金額龐大的退休金。突而其來的消息,令苦主幾十年的努力一下子蒸發掉。然而,要知道投資仍個人決擇,投資者應該知道背後的風險和後果。雷曼申請破產保護是一場毫無先兆的意外。政府除了替苦主調查銀行經紀的推銷有否掀涉詐騙成份外,還能做些甚麼呢?再者,口頭的推銷都並非白紙黑字的協議。要追討,大多只有「 口同鼻拗」。要查,又有何證據,從何查起?

  試想想,如果這次政府貿然插手事件,那豈不是代表以後每次有其他公司倒閉宣佈破產之後政府也要介入幫手追討款項?或許你會說,這次涉及的金額眾多,政府理應以特殊的手法處理。然而,特殊與否,我們又以甚麼準則釐定呢?受影響市民的數量?仰或是涉及的錢的數量?幾個月前的「選擇性執法」鬧得熱哄哄的,這次又會不會演變為政府「選擇性出手」呢?

  傳媒是一班街上愛揍熱鬧的群眾。發生了事,便迫不及待在旁邊理直氣壯地指指點點、說三道四。理虧呢,就沈默不語避而不談。在這個世代,傳媒權力之大,甚至比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些我們都可以從楊永強、梁錦松等高官下台事件中可見一斑。

  作為一個社會秩序的維持者,政府或許無錯是無情,但也總好過傳媒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