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6th Jul 2008, 2:11 AM | 觸動 | (212 Reads)

  陳浩深,一個簡單而陌生的名字,如果不是facebook,我真的會忘記了這個人在我的生命中出現過。

  那時候,小四的我還未知道甚麼叫移民,甚麼叫離別。


星風 | 1st Jul 2008, 12:25 PM | 記憶, 觸動 | (267 Reads)

  回來一個星期多,才有點心情收拾日本的細細碎碎。在日本的那段時候,一走在街上,日本醬油獨特的味道即湧進鼻中。這是,我在那十五天來對日本最深刻的印象。

築地魚生飯

  三文魚又厚又大,不是很肥美,卻飽肚得很。最令人有驚喜的是三文魚籽。一咬開去,略帶海水味道的鹹香自口中擴散,令人回味無窮。海膽也是鮮美得很,不帶半點腥味,是香港吃不到的味道。相反,帶子鮮味不多,感覺有點失望。而蟹柳則是香港的味道,不過有肉的口感。

Wendy’s 漢堡

  份量有點小,卻有塊厚厚的帶汁漢堡牛扒。漢堡很正宗,沒有丁點兒茄汁,唯一不足的是配菜不夠,影響了口感。日本點薯條的茄汁明顯地比香港的酸,而從麵包和薯條的口感可知,日本的麵粉和薯仔都比香港的幼滑。 

淺草刨冰

  香港的是用普通的冰加上果味糖醬,而這裡的則特地用果汁冷凍成冰,再配上特制的甜汁。那份心思、那份味道,是在香港不可能找到的。

人型燒

  其實是一種形狀很特別的豆沙餅。入口不是很甜膩,無論是用來作甜品又或是小食都也是不錯的選擇。

壽司

  壽司新鮮得很。芥末是師傅早在製作時放入在魚生與飯之間。壽司醋的酸味與芥末的辛辣味道配搭得天衣無縫。就算是平日不吃芥末的我也狂吃了幾大件。

M記下午茶

  香港的M記原來與日本M記的菜單差別原來是這樣的大。一小杯凍咖啡加上一個三角朱古力批才不過一百五十日元。朱古力批出奇地好吃得很,味道不像是M記這類量產出品。

麵鼓飯團

   麵鼓的味道原來可以很鹹,跟湯的味道很不一樣,和飯團一起吃,味道很特別。

日式咖喱吉列豬扒飯

  很特別的一陣甜味,但同時亦會帶些微辣。咖喱送飯很是不錯,唯一不足的是有味而失香。我還是比較喜歡印度咖喱。

速食烏冬

  竟然有碗麵裝的烏冬!招紙上寫著是「手打」,但口感還是跟我在大圍河合居吃的有一大截距離。不過,就速食食品來說,一百日元能做到這樣的味道和口感,已經是很不錯了。

串燒

   味道跟香港的很不一樣,就算是小小的街邊檔也是繼續堅持用炭火燒。用料新鮮,醬汁也是好吃得很。想不到小小的街邊檔也能做得出如此水準。

醋汁豚肉飯

  日本的食物十分著重醬汁味道,而這個飯就是當中其中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豚肉不鮮,但半肥瘦的脂肪比例令它有在香港難以吃得到的口感。加上新鮮的菠菜絲和醋汁,美味得足夠讓我吃兩碗白飯!

北海度冷烏冬

  烏冬彈牙而有咬口,比速食的好多了。不過,不知是否因為回憶總是美好的關係,覺得口感還是河合居的較好。醬汁同樣是甜甜的很好吃,溫泉蛋滑得很。

日式炒麵王

  日本醬油的甜取代了蠔油的鹹味。別出心裁地用味粉取代醬油,以保持麵條的彈性。

急凍芝士牛奶通粉

  味道很香很滑。一小口一小口,有點像芝士蛋糕。

M記比巨無霸更「巨無霸」的巨無霸

  香港的茄汁換上了日本的沙津醬和芥末醬。下層多了一塊扒,上層多了一塊蛋。除此之外,味道其實和香港的沒有多大分別。這次純粹是貪新鮮。
  在日本,無論是Wendy's還是M記,茄汁都也是要自己出聲要求才會供應。看來曰本人都是只愛芥末不愛茄汁。

紅豆餅(白餡)

  在JR火車站內店舖買的豆沙餅,才八十日元。餅皮比想像中的要薄得多,口感煙韌,介乎麵包與糯米滋之間。豆餡的份量多得很,佔整個餅的八成多,卻又甜而不膩。

炸雞炸牛肉餅

  炸粉與雞的比例剛好,想不到在便利店買的也可以是如此好吃。牛肉餅牛肉的份量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吃不到牛肉味,但味道也不俗。

簥麥麵冷食

  口感讓我想起河合居的手打烏冬。麵條彈牙得很,加入放了蔥花的日本醬汁,非常地道。嚐肉如我,面對這碟「齋麵條」也差點連碟也舔乾淨。

日本「北海道」牛奶

  在超市買,寫著「北海道」的紙盒裝牛奶,是否真的由北海道來就不得而知。
  久聞日本的牛奶,卻是第一次嚐。味道沒有香港的濃,卻比香港的要香和滑得多。平日少喝牛奶的我,在呷上第一口的時候已經愛上了它。

燒酌與三文魚魚生

  從超市買回來的一百日元紙盒燒酌和一百五十日元半價三文魚生。
  魚生真的抵食得很。人生中第一次如吃西餐般用刀叉吃魚生。兩厘米厚的魚生齒頰留香。刀還未切下去,放下去的豉油卻已泛起一片油光。在一口燒酌、一口魚生之間,真分不清眼前是身處天堂還是地獄。

吞拿魚魚生

  魚肉肥美無渣,點上少許鼓油,鮮味無比,像是要把舌頭連帶吞下一樣。就算吃完明早肚痛也無悔。

奈良刨冰

  付錢之前還以為是和淺草的同一個樣子。直到老闆娘從冰箱中取出一塊冰磚,再放進刨冰機內。機器一開動,冰羽如下雪般紛紛揚揚。放上糖漿,那份味道和口感比淺草的更傳統更好吃。

雜菜雞蛋鐵板燒餅

  醬汁的味道十分地道,雜菜令燒餅的口感更強;是一個飽肚而又好吃得很的小食。

麵豉湯

  香港的麵豉湯差不多都是一式一樣:全都是豆腐、昆布和湯。來到日本,才知道原來麵豉湯的變化可以是如此多。有放蔥花的、有放菜的、有放魚板的……甚至乎連放菌類的都有。當然,麵豉那種淡淡的獨特的鹹味,無論去到那裡也是如此令人再三回味。

生雞蛋牛肉飯

  不像香港的吉野家,日本的牛肉飯有時會配上一隻雪白的生雞蛋。「咔嚓」一聲打開蛋殼,用木筷子攪拌之後,再放上飯上。加上地道的醬油和七味粉,入口是一陣鮮味與嫰滑,好吃極了!

中華叉燒拉麵

  當初還以為旅遊書上所說的「入口即溶」有誇大之嫌。今日一試,果真「入口即溶」。麵條的彈性比香港的要高得多,日本叉燒脂肪與肉的比例剛好,入口鬆化之餘又不會讓人感覺肥膩。只嫌叉燒略帶偏鹹。可能是因為它是冷醃製,又或是我已有一段時間沒吃過味濃的中國菜。
  吃完之後,油層浮在湯面上的感覺,已很久沒有試過。

  在日本的回憶是一圈又一圈的味道。醬油的香,魚生的甜,飯醋的酸……
  一切一切,無論是在那一間香港的日本餐廳,那份感覺和味道也是難以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