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8th Apr 2008, 8:58 PM | 思考 | (258 Reads)

  三年的時間轉眼就過。

  三年來物理系的生活,大多被功課、實驗和電腦程式充斥著。然後,對著一些公式不斷地計計計。快畢業了。今日考完第一科的最後的試,回家路上,心想;自問自己的物理不是很好,然而,三年了,自己在物理方面究竟學懂了些甚麼?

  如果從物理的角度看世界,你會發現原來世界很不樣。在物理的世界,沒有形狀,沒有色彩,沒有圖畫。就只有數字。或許這樣會有點單調而殘酷不仁,但這就是物理。在物理世界內,簡單如一個足球也會分解為一個又一個的數字。形狀嗎?我們會用一個數字來代表弧度。大小嗎?我們會用球的半徑。顏色嗎?我們會用光的波長。然後我們會把球的能量和動量等數字放進電腦,計算足球的位置及運動。從這個邏輯出發,整個世界都化為了數字,然後跟據一些代表世界運轉規則的公式,用數學方法推算出結果。

  我想,假若我跟同學說讀物理的日子是不斷計數的生活,他們應該會不住地點頭吧!

  然而,數學並不是物理的全部。有很多人都以為物理人只懂不斷計數,而有人亦曾問過我,數學差可不可以讀物理。其實,數學只是手段,並非目的。德國物理學普郎克(Planck)因研究出黑體熱力學的公式而於一九一八年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但他的貢獻不在於數學公式上,公式只不過是他用簡單的曲線擬合(Curve-fitting)方法求出。他的貢獻在於把公式闡釋為一個個細小的能量階,亦因為這個概念,才會有今天量子力學的出現。事實上,數字又或公式本身其實沒有任何意思,其意義只在於我們的眼光如何看待他們。299 792 458 彷似沒有意義,卻代表了光行走的速度,亦是任何物質運動的速度上限。1.380 6505×10−23,讓我們把溫度和熱能連繫起來。6.626 068 96×10−34 ,如此小的數字,讓我們明白為何量子效應只能應用在細小如電子的粒子身上。

  從數字看世界。我想,這就是三年的物理生活帶給我的一點哲示,亦是作為一個物理人應該放在身邊的座右銘。想到這裡,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齣電影的一幕。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電影《二十世紀殺人網絡》?還記得當中有個技術員角色坐在飛船的大螢幕前不斷地望著大堆飛動的數字,藉此觀察同伴在虛擬電腦母體世界的活動。或許,大英雄主角里奧不是人人也有機會當;那麼,就讓我當那個飛船技術員好了。


星風 | 15th Apr 2008, 6:34 PM | 觸動 | (276 Reads)

  合唱團的周年音樂會,不知不覺已過了一個多星期。

  今日的一整天,都在聽那日的錄音。一邊聽、一邊哼、一邊做功課,突然發現,原來轉眼間這麼快又已過了一年。突然發現,原來,我真的很喜歡唱歌。縱然我總是五音不全,唱得不好。

  除了新辯,合唱團是大學裡第二個令我有很強歸屬感的團體,是因為大家一起經歷過。懷念大家一起唱歌練習開聲,懷念大家一起唱聖誕歌報佳音,懷念大家一起去食宵唱通k……還有的是,大家大伙兒站在台上,唱出我們大半年來的努力。

  正如今次我們音樂會的主題「聲音.地圖」,聽歌尋路。因為音樂,我們可以聚首一堂。音樂,帶給我們友誼;而友誼,亦帶給我們音樂。

  曾經,在中學的時候當學生長,被同學批評過太固執太執著。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夠固執了,想不到,在合唱團裡會遇到一個比我更執著的人。在大部份人的心目中,合唱團只是一樣普通的課外活動,更何況是責任感不強的大學生。我們的指揮朱振威在這短短大半年間寄給我們一封又一封的電郵,一直教我感動得很--

  「我對我們的排練進度是擔心的,沒道理演出前三個星期仍然要在學音學節奏學歌詞上糾纏不清……
  這麼多早已上網(大部份去年暑假,很多團員還是中學生時已上載)的資源可以利用,為何時至今日仍要重複又重複糾正一些令人吃驚的簡單錯誤?」

  「我現在沒有正職,當自由身作者與編輯。星期五晚要完成某月刊一月號的編輯工作,在人家辦公室工作至星期六凌晨五時半;回家洗過澡後還是跟設計師聯絡印刷事宜,真真正正完成所有事情是七時許。然後我就從觀塘返回中大,特地買雜誌在車上讀就是生怕看風景會睡著直達落馬洲;八時到眾志食早餐然後眼光光坐著聽歌到 八點八過chapel,我是第一個人到達。
   準時出席有多辛苦?你們有誰比我之前一晚更辛苦?」

   「沒有必要自欺欺人,我是認為到目前為止還未到達演出應有的水準;也沒有必要隱暪甚麼,我是為這情況感到擔心的。我是打從心底裡害怕的,我害怕四個月前的惡夢成真--當然大家不會如我的夢境裡唱出一些沒有排練過的陌生歌曲,但很大機會把那些排練過的歌曲唱成從未聽過的新歌一樣。」

  「掌聲大家若不介意我也希望分享;但倒彩聲,讓我一人承擔好了。」

  一開始入合唱團,不為別的,只為唱歌。沒有想過會識怎樣的人,會和大家在台上經歷甚麼。大半年前,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如此投入、感受如此的深。

  一切,只源於大家同樣對歌唱的執著。

  若果真的要用言語來表達,我會說,我真的很喜歡唱歌,很喜歡和大家一起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