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11th Feb 2008, 12:32 AM | 文化, 思考 | (307 Reads)

  董去曾來。這兩年,少了董生這個出氣袋,民間的怨氣失去了宣洩的焦點,令怨氣開始轉至政府的部門身上。罵政府,好像成為了香港人的習慣。在這個遊行示威年代,彷彿,罵上癮了,竟然連保護市民人身安全的警察也罵。

  「一年有成千上萬偷拍及裸照、情慾影網上流傳,有報警的有幸可佔據報章一小格報導甚至連一格也沒有。藝人是人其他的受害者不人嗎?要出動國際刑警嗎?用了多少警力去查證事件的起源?」

  「事件證明有財力有名氣的人無論遇到心理或身體的傷害,起事者無論在地底也好警方也會全力捉拿歸案。而普通小市民同類事件只可以在家等待有沒有熱心市民提供線索,可以回家等一年半載事件等待事件淡忘。這樣的處理手法展露出香港是一個多麼文明多麼進步的一個國家。」

  「香港只為有錢,名人服務?警方會否出來澄清?」  

  昨天是大年初四,有愈百網民一起在網絡論壇走出來上街遊行。當中有來自香港討論區的,有來自Uwants,有來自高登,也有來自我熟悉的迷你論壇。他們抗議警方在近日「淫照事件」中選擇性執法,收緊了網民的言論空間,為這個新農曆年帶來了一股紅色革命的硝煙。

  在各方各界都把事情都愈鬧愈大、「選擇性執法」一詞成了洪水猛獸之際,煙火之間,我驀然想起了我在這個學期選修了的一科「公共行政學」。上了的堂數不多,卻碰巧提及過政府機關--特別是警方--的酌情權和選擇性執法。

  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這樣的一個問題--為什麼我的狗走失了一個星期,去警方報案不受理;但一個人只失蹤了兩天,警方卻立刻迅速調查甚至是大肆登上電視《警訊》?是因為動物的生命不珍貴嗎?不,只不過是因為人的生命更珍貴。

  在有限的資源下,我們不能樣樣事情也完美地顧及到,只能把資源集中在某幾樣事情去處理。在這個時候,我們要懂得去選擇,去選擇更重要的事去做。由此可見,其實,會選擇並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你選擇得對不對。

  由一九七四年發生的轟動一時的紙盒藏屍案,到零零年發生的汽車爆炸案,再到今天的「慾照事件」。每當有哄動全城的案件發生的時候,其實不論窮人富人知名無名,警方一直也會高調去投放大量人力物力去調查,從來亦都相安無事。然而,在這次的事件中.事件中主角卻因為平日比較負面的形象,加上群眾的妒忌心態,結果一沈百踩。大家都只針對人來看,卻沒有考慮事情本身的嚴重性,更沒有想像過事件發生在一個平常人與發生在一個知名藝人的分別。

  群眾的心理永遠也是矛盾的。

  零八年的八月,當大家都因颶風「派比安」而罵天文台不顧人命、墨守成規之際;兩年後的今日,大伙兒卻一窩蜂地去罵警察不按程序,選擇性地去執法。究竟群眾是想政府按本子一成不變,仰或是懂得視情況靈活變通?沒有人可以給予一個肯定的答案。

  其實,撥開迷霧,看清楚點,這次的遊行是源於法律、言論自由與道德尺度之間的衝突。正所謂「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假若從道德出發,會有人反對警方去禁止網民去上下載相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