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5th Jun 2007, 12:36 PM | 記憶 | (591 Reads)

(一 二 三
 你說星星太少
 但埋藏著感情太多
 巧克力的味道太脆了
 我想 話題會留在海風之中風乾
 達至第二天)

  兩年前,我們都十八歲,因為一些機緣在虛構的國度上認識。然後,我們都在黃金的沙灘留下了星星之夜。兩年後的今天,我們二十歲了,常說要去飲酒、隊酒。而今晚,終於嘗試了一起宿醉的感覺……

  重演兩年前的星星黃金之夜,我們一行幾個先在黃金海岸吃過晚飯。之後有幾個要走。我們買了一些啤酒、一樽伏特加和一枝橙汁。海風太大,令我試了多次也點不起準備了的蠟燭。在漆黑的沙灘上,我們一邊談天一邊喝酒。已不太記得談話的內容,卻很記得雪桐滾沙、阿介跌落水中,以及我們一起躺在沙上看星的境況。

  你們說,想要試一試醉酒的感覺。於是我們一行三人又去了便利店多買一樽伏特加,分開了兩份。桐姐說入口有點涼。一直以為辯隊的人已經夠好酒、瘋癲了。想不到你們嘗了幾口伏特加之後,你們會鬥氣,一下子把你們樽內的都喝光。起初你們還帶點意識地說你們不會醉。一個小時之後,你們卻已不省人事的躺在沙灘上。兩個從未嘗過醉的人一口氣喝下半樽伏特加,然後醉倒。

  這就是青春。

  自從上次宿醉以後我總是有一種陰影,不敢再醉,不敢再承受那一份的痛苦。說要飲酒,然而飲得最少的卻是我。看來我這份人還是太要求自己清醒。真對不起,沒有陪大家一起宿醉。

  二十歲,因為這一個數字,給予了我們試醉的勇氣。二十歲,因為這一份青春和率真,給予了你們敢於在我面前醉倒的信賴。而我,為免辜負了你們二人的信任,選擇了獨自一個徹夜不眠。

  在漆黑中海浪聲中凝望著那兩個爛醉、睡在沙灘上的人,突然在想生命的意義、青春的意義。人生還有許多路要走,世上還有許多東西要嘗,我們還有許多事要留下記憶……我想,這就是青春的意義。

  記得深宵時份半醉時候,我們勾過手指尾要於十年後在黃金海岸上再一次重聚。三十歲,到時我們又要迎接人生另一個的開始。或許那時我們已各有各自己的伴侶、自己的子女,各有各自己的事業,甚至是酒量已經不止大半瓶伏特加。不過我深信,那時候的我們縱然少了一份青春,但對友情、對青春的那一份確信會永不會變。

  就讓這一個晚上,任海風風化為青春的一點痕跡。


星風 | 17th Jun 2007, 12:17 PM | 觸動 | (614 Reads)

  常覺得網絡世界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在一個虛構的空間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是又如此真實。

  昨晚是心語的生日網聚。遊戲很多、回憶很多。然後,在旺角的一間樓上Cafe,一班大部份也都不曾見過面的人最後一起玩「Truth or Dare」。和大家的認識不深,但遊戲依然好玩。除了問大家的真實姓名外,不能缺的當然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愛欲情事。

  雖然大家昨夜記憶的儲存期限只限一晚,不過,也都已經足夠了。

  遊戲過後,有人說我自我防衛心很重。他指的並不是我不易相信人不易說真話,而是覺得我在過程中會很不自覺地回避問題,盡可能少提及自己的事。起初我的確挺在意這一句說話,不過,在回家的路程中想著想著,卻發覺自己真的很少主動、甚至是回避去談及自己。許多時候都是自己很有耐心地在聽在聽,在聽別人的事、別人的感覺,卻甚少去表達自己。在大部份的場合,我想的大多是「我應該做一個怎麼樣的角色」,而不是「我自己想做一個怎麼樣的角色」。以自己去遷就環境,把自己仰壓,然後遇到一些事就很自然地去防衛。有時是為了不讓別人擔心,反正有些事是要自己獨自面對,沒有人能幫得上忙。有時是因為挺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卻又同時認為別人永遠也不會能夠完全明白自己。

  的確,自己心中有太多心事太多祕密不想別人知道。有一點童年陰影的關係,自己總是不會主動去和人建立親蜜的關係。或許,是要為自己找一種安全感吧。老實說,自己的確沒有那種勇氣。  

  「Truth or Dare?」。觸及到的或許是一些你曾經決定永遠不會說出來的事。

  當別人觸及一些你不想再回想再提及的事的時候,你會選擇「Truth」,還是「Dare」?不用告訴我,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星風 | 7th Jun 2007, 11:44 AM | 記憶 | (485 Reads)

  早一陣子,纖纖姐姐寫了一篇《給那些男孩們》,記述了她由小學開始的異性緣。之後她也叫我寫寫。那時候還覺得自己這方面的經歷很少,內容不多。不過回想起來,自己很少和身邊人談及這一些的事。或許,應該藉這個機會談談吧。

  其實我一直對愛情這東西反應遲鈍。例如某某跟某某公開關係,和身邊的人談天,才發現事情原來是有跡可尋。除了我自己以外,大伙兒原來一早已察覺到不少蛛絲馬跡。又例如某某對我說某個人對我有好感,我就只會給他一句「是嗎?」然後就懶理。緣份這東西似是而非,我這個反應遲鈍而又十分怕麻煩的人當然少理。不過,憑我的一點一點記憶,也可以說說一些我和異性一些似真似假的接觸吧!

  一開始要說的應該是小六時候。還記得當時有一天在補習托管的地方有個同年的女孩突然拿出一個新簇簇的筆盒,說是她哥哥用過不要的。那時小六的我還奇怪為何那個筆盒連一點殘破的痕跡也沒有,並天真的收下。現在想來,想必只是個藉口吧。之後那個女孩還告訴過我她喜歡另一個補習托管的某某,隔幾天之後又問我記不記得幾天前她的說話。那時候我心想這個話題太尷尬,假裝失憶。回想起來,一個小六學生會主動告訴異性她暗戀誰,似乎有點不尋常吧。

  之後的是中一二的時候,我曾經也對兩個不同女孩有過好感,一個是鄰座的,一個是同時Prefect的女孩。不過,當時的我還未明白情愛是怎麼一回事,現在想來,不過是一種較特別的好感罷了。

  中四五的班上謠傳過有個女孩喜歡我。是真是假,我沒有想過,亦沒有想過去證實。反正當時我只專注會考,也沒有想過類似的問題。況且,我和那個女孩的話也不多。中五之後,那個女孩亦到了另一間中學讀書,而我亦再沒有見過她了。

  到了中六,留在網上的時間多了,而自己也曾與不同沒見過面的網友談過天。那時不知是真是假,覺得有一個女網友對我是有好感的。其後亦曾和一兩個朋友分析過,他們也有相似的結論。直到有一次,我跟她說自己暫時沒有拍拖的打算,之後就再沒有見過那位朋友上線了。曾經想過,有可能那是個網上騙局,不過真相已經不得而知了。

  中七臨高考前的一兩個月,或許是獨自在家溫書孤寂的關係,感覺很強烈。現在回想起來,或許一切也不過只緣於誤會。曾經有幾日整天都跟她在msn談天,曾經有過許許多多的承諾,曾經有過只存在於我們之間的祕密。曾經以為她喜歡過我,或真或假,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曾經傷心過,寫過很多東西發洩。不過,放下了,所有東西只會變成過去與記憶。至今,有些時候仍會和她聯絡,不過是她在msn問我功課。

  然後到了大學,生活太忙,雖然也曾經感覺過孤單,但再也沒想過、也不想去想情愛的事了。

  在世上活了二十個年頭,雖然也曾經經歷過,也不知算不算是愛過,但一直也是不太明白為何人會如此看重戀愛。在我看來,戀愛不過是想找個你愛的人又或是愛你的人的心理需要;而婚姻,則不過是渴求一紙保證、一個名份的生活需要。有人認為愛情很偉大,能捨己為著對方的幸福。但試想想,只要符合你的理想類型,能做你情人的起碼千千萬萬,如果把事情都轉換在另一個時空,此時此刻你擁著的很可能會是另一個軀體、另一個靈魂。

  我想,或許是正因為這個古怪的觀念,以致我到現在也沒有拍拖的衝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