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6th Feb 2007, 5:16 PM | 文化 | (369 Reads)

  小弟是理科生,從小到大也未曾需要寫學術文章。所謂的學術文章,是指需要參考那個學術界中的其他文章或評論,用以支持自己論點的文章。就算是上到大學,讀通識,也大不了要寫一些「吹水」文章作功課,也未是難事。

  不過,今天我終於嘗到了寫學術文章的滋味。

  事緣是因為小弟無無聊聊,本來是物理系學生一個,卻偏愛心理學,甚至找了大學中一些心理學系的課程來上。這次的課程需要我們要寫一篇有關實驗設計的學術文章。寫的同時,卻要參考一些前人曾經做過的實驗結論。文章中凡事都需要有根有據,引經據典。然而,一篇好的學術文章,卻同時需要一些突出的題目或論點。有時候可能想到個有趣的題目,一是前人已經做過,沒有再寫的空間;一是題目太新穎,又未必有相關的資料可以支持自己。

  最麻煩的是,有時候在一篇學術文章中引用的資料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已知文章名字、作者名字等,卻找到到那篇本來的資料。「食之無肉、棄之有味」,有時候為了找能支持自己論點的文章已花了不少時間,到頭來,卻未必找到。那麼還寫不寫這個題目好呢?

  今日我做的不過是兩頁的學術文章題目介紹,卻已經要從早上八時一直不停地做到下午三時。天啊,難道寫文章要夠「學術」,就一定要參考前人的東西,就不能有一些無中生有的自創觀點麼?


星風 | 19th Feb 2007, 10:45 PM | 一般 | (558 Reads)

  親愛的父親大人從來都喜愛煮糖水。多豆的喳咋是他的至愛,也總是愛煮給我們吃。不過,我卻因那些豆類太多澱粉質太飽肚而不太愛吃。再加上我母親大人她腸胃不好,豆皮亦難消化,父親近年已少煮了喳咋,轉戰西米紅豆沙。

  大半月前,我從新浪的博客聚會得到了Caca姐的朱古力捧。回到家中,我對家人說過這是朋友從比利時帶來的手信,用來泡牛奶的。可惜的是,家中的每天早上都會泡茶,以致一直也沒有泡朱古力牛奶的機會。直到今日,父親大人突然說晚飯後要用那枝朱古力泡牛奶,酷愛糖水的他還說要加點西米。於是,泡製朱古力西米露的計劃就此誕生了。

  其實大部份的過程我也沒有參與。只知道父親他先煮好西米,再連水加入兩盒牛奶及少許煉奶,最後再把朱古力捧放入攪拌。熔解朱古力需時頗長,這個時候我在鍋子旁用朱古力捧慢慢攪拌。一鍋的奶白色隨著朱古力香濃氣味的釋放漸變淺啡,在旁的父親亦忍不住說了一句「好香」。我是第一個試味的,味道比想像中甜和好喝。一家四口圍在一起喝朱古力糖水,對朱古力的好評如潮,感覺很好很溫暖。

  真的要對Caca說一聲,多謝。

  還記得當日第一個把朱古力拆出來吃的是Kie,用的是「Kie兔兔式即食法」。接著,看姐姐的博客知道姐姐也把朱古力吃了,用的是傳統的「Caca式泡牛奶法」。還有有趣的學彬,用的是「嘔墨式雞翼煮法」。最後,就是連我自己也預料不到的「星風父親式西米露煮法」。一枝朱古力捧、一份自Caca而來的小手信,讓我們發揮了各自的創意,亦使我們在那次博友聚會回家後創造了各自不同的回憶。就正如我們寫博客,寫的也許只是一件小小的生活閒事,有時卻能令網上的讀者看後有著不同的想法和反思,同時亦從不相識到相識,帶動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我想,這就是寫博客的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