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9th Jan 2007, 12:30 AM | 記憶 | (486 Reads)

  一切始於姐姐的一個留言。

  從來沒有想過能夠有和新浪「博友」見面的機會。是因為自己忙碌的關係,在博客大多只寫不看。就算看了別人精彩的文章,也吝嗇得少會留下一言半語。故此,我在博客認識的「博友」不多,一隻手五個指頭也數得完。在新浪認識的,最熟的就是姐姐了。

  其實早在一星期前已答應出席聚會。一星期的時間不算很長,但卻也是不短的等待。見了面,最意想不到原來新浪的「博友」果真是來自四方八面。有的是大學生、有的是文員、有的是小學教師、有的是教琴的……至於年紀方面,則是由十多歲至四、五十歲也有。一直以為在網上打日記、寫文章是年輕人的專利。從沒有想過就連在職人仕、結了婚的先生女仕、甚至是退了休的嬸嬸,也會上網,也會寫網誌。更驚訝的他們會相約網友吃飯談天,甚至是同遊離島,如相識多年的老朋友。

  是因為互聯網的關係。

  曾經有人認為,現時通訊科技發達,足不出戶也可透過十多種方式和朋友聯絡。是方便了,但出來見面的機會少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疏離了。但現在看來,發達的通訊科技同時亦給了我們一個方便的平台,讓有相同興趣的有緣人能走在一起。如果沒有了互聯網、沒有了博客,或許,我們一輩子也不會走在一起。

  其實這一晚給我的記憶有很多,有和姐姐的第一次見面、有不是「婆」字輩的金婆婆、有清清給我很和謁的印象、有甜老師的健談、有教鋼琴的Tiffany的一身斯文、有Kie的一句「食物很肥膩」、有少言但感覺親切的樹佬、有從比利時來的CaCa……還有好多好多。各散東西後,除了一起談天的回憶,還有一份手信。一份第一次見面的CaCa突然拿出來說是給大家的手信。

  是朱古力。是一枝要放在熱牛奶內的甜味。我看到的,卻是 「博友」間劃破陌生的那份熱情。

  望著那枝朱古力,回想和各位談天的快樂時光,實在捨不得,就好像生怕一把朱古力吃掉之後就會把大家忘掉似的。CaCa姐,可否告訴我那枝朱古力可以放多久?因為,我實在捨不得。

  各位,下次去唱K囉。期待下次再和大家的見面。


星風 | 20th Jan 2007, 11:30 AM | 記憶 | (318 Reads)

  和辯隊一起去打邊爐,席間,有人突然問起為何我會叫「星風」。他還問我是不是因為一句古詩「昨夜星晨昨夜風」。老實說,那時的我還未如此詩情畫意,還未懂這一句。

  為何叫「星風」,這個問題令我想起《關於星風的107件事》

  這是三年前中七高考時無聊寫的。回看這一百零七件事,發覺,現在的我原來變了好多。彷彿是另一個人似的。我想,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辯隊。如果沒有辯隊,就沒有現在的我,也沒有我現在對朋友、對辯論、對隊友、對家人、對學業、甚至是對自己的看法。

  我想,是時候找一段空閒的時間把這一百零七件事再寫一遍。


星風 | 13th Jan 2007, 11:13 AM | 記憶 | (255 Reads)

  年半不是一段短的時間。在辯隊,總會有不少的事情發生。

  辯隊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莊,至少,其他莊不會輕言自己是「隊」。稱得上是隊,是因為隊員一個也不能少。而作為大學二年級的領隊同學之一,負擔,更是沉重。校歌是說得對的,「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伴向前行」。

  不過,我可以說,年半的時間,在辯隊的日子,我懂了的東西太多。有人醉過,有人哭過。情況會愈來愈嚴峻……

  但,我不會後悔。


星風 | 10th Jan 2007, 12:49 AM | 文化 | (568 Reads)

  有些時候,真的覺得女人是一種十分矛盾的動物。

  有句說話,叫「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女人總是愛和帶點「壞」的男子才會覺得刺激幸福浪漫。彷彿,「壞」這個字就和「型英帥」劃上了等號。亦是因為這個原因,當女孩子們拒絕男孩子時總會每人派一張「好人咭」。表面上是安慰你不要太難過,不是你的錯,實際上其實是暗示她們都是喜歡一些「壞」一點的男孩子。

  然而,當過了好一段時間到了她們應要談婚論嫁的階段的時候,她們卻抱怨「好男人」已經少之有少,要嫁人難過中飛彈。她們總是說當今的「好男人」,不是結了婚就是和姊妹們一樣愛男人。就算真的有「好男人」,男人的好往往只是在開始戀愛的頭一個月出現,之後便慢慢消失不見。當初,女性們大派「好人咭」;幾年後,她們卻拚命地去找個「好男人」、泊個「好碼頭」;如此大的一百八十的轉變,令男人有點無所適從。

  或許真的要套用到人的思想會隨著年齡而改變的心理學理論;然而,總括一句,女人這東西有時候真的令人摸不著頭腦。


星風 | 9th Jan 2007, 11:06 PM | 心理 | (272 Reads)

  身邊有一個友人總是很喜歡為自己的行動找一個原因。每當有人問他為何幹某某事情的時候,他總是有點剎有其事地說出了一個「合理」的原因。有時候我在想,其實每個行為也要找一個合邏輯的原因的話,會不會太辛苦呢?

  不過,在心理學上,這絕對是一個「合理」的現象。人類總是喜歡為自己的行為賦予一個原因。許多時候,都是先憑著自己的習慣或感覺行動,再之後才會想想自己會這樣做/反應的原因。在心理學的課堂上,教授曾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如果你給一個人一百元,然後叫他明天替你買早餐,那個人當然會立即點頭接受。然而當你每天都持續這一個動作,不過每次給那人的報酬一天比一天少,少到僅僅叫那人不會拒絕你的委託的時候(例如五元),那個人就會開始想:為什麼我會甘心以五元的報酬就會替你買早餐呢?想著想著,那位心理學的教授說,那個買早餐的人就會想極也想不通,之後就會對自己說這是因為自己愛上了替別人買早餐。

  這例子當然有點誇大,也未必能應用到每一個人的身上。然而,卻清楚地告訴了我們人的心理上一些可笑之處。或許在這裡我又多舉一個例子,就是人們的迷信。古時的人們看見雷電、遇到地震,卻不明其所以。然而心理上卻需要一個原因,故此就對自己說:一定會有位叫天神的東西發怒了。情況其實就好像那個替人買早餐的人差不多。或許你會這樣想,只是以前的人知識、科學都沒有現今發達,只是那個替人買早餐的人愚昧而已。但你又有沒有想過,現今有好一些人都認為世界如此美好、如此有秩序,所以就認為一定存在了一位神創造了這個世界。(注:本人並無任何宗教背景,亦無意得罪任何宗教,只有實話實說,一時有感,不吐不快)情況其實就和相信「天神發怒」一樣,同出一轍。

  有時候,人類就是這樣容易被暪騙。 

  當然,為自己、為事物都找一個理由並不絕對是一件愚蠢的事。許多時間,人的好奇心就是原自這一種尋求理由的衝動。沒有這種好奇心,就沒有今時今日的科技,也沒有今時今日生活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