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6th Dec 2006, 3:18 PM | 文化 | (463 Reads)

(書院通識科的閱書功課。現在想來,已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好好看整整一本書。) 

書名:愛國.政治審查
作者:周佩霞、馬傑偉
出版社:次文化堂(2005)

   從一個又一個的書名之中,我驀然看到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詞語──「愛國」。想一想,這個課程叫「傳媒與社會」,好像與「愛國」怎麼也扯不上關係。然而,猶豫了一會之後,我便帶著一絲的好奇在網上預約了這本書──《愛國.政治審查》。

  初拿上手的時候覺得紅白色有著一個個正方格的封面設計有點像漫畫。但是,一揭開,就會發現內容嚴肅得來還帶著一點愛國的沈重。

  一切也是從兩年前一套叫《心繫家國》的宣傳片說起。

  二零零四月十月一日,香港首次每天在電視播放國歌宣傳短片。然而,一首歌,意想不到的牽動了全城不同的意見。有人高呼政治「洗腦」;有人抱怨短片沈悶沒有新意;有人覺得短片內容片面,只講述國家的光明面,對於內地反右運動、文革和六四事件等赤色風暴卻隻字不提。而更多人的反應是「肉麻」、「硬銷」、「無聊」等負面的輿論。看到這個情況,作者有感社會對片子反應與港人的愛國觀感有著莫大的關係,於是從這裡入手,帶出港人對愛國的看法和觀感,從香港人特殊的殖民地歷史和文化去看「愛國」二字。

  在書的前言是這樣的說:「本書的所謂審查,並非追問港人在政治上是及格,而是反過來審查愛國語言之中的政治成份與歷史因由,甚或再進一步,以香港特殊的文化觀點審視愛國教育的本質。」

五十多人的訪問

  書中雖存在作者的意見,然而,書中大部份內容也只是輯錄了五十多位背景各異的港人的不同聲音。作者做的只是綜合、整理、然後做一個小小的總結。這就如同報紙的新聞報導一樣,從受訪者的口中真實而客觀地記述港式的愛國觀感。雖然區區五十幾個受訪者的說話不能完全代表每一位香港人的心聲,但是他們的聲音卻是香港對「愛國」看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從《心繫家國》、中央電視台的國歌短片、回歸時降英國旗等片段入手,作者更容易地令受訪者道出對平日難以開口、既是嚴肅又是敏感的「愛國」二字的看法。受訪者的說話可能或多或少也會帶點主觀、偏差,而那些片段的觀感或許與「愛國」二字會有一些間接的距離。然而,這都是受訪的那些不同年齡的香港人的感覺,是對於國家、對於香港、對於殖民統治的真實感覺。

從傳媒到愛國

   這個課程叫「傳媒與社會」。傳媒、「愛國」,兩種東西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關鍵在書一開始的切入點──《心繫家國》。有人說,傳媒作為社會的看門狗,是應該監察以及批評政府、指出政府政策的漏洞,而不是作為政府的喉舌。而在電視播放《心繫家國》等為政府說話、有政治意圖的宣傳片,是與其角色衝突而互相違背。情況就好像既是政府部門,又是公營廣播傳媒的港台身份一樣矛盾,結果惹來了滿城的爭論。

  然而,真的是這樣的嗎?這使我不得不重新審視傳媒根本的身份和責任。這方面,我頗認同書中的一段──「奧運會中國運動員獲獎時奏起的國歌,是大部份實用愛國主義者擁有的國歌記憶。在他們心目中,國歌就是一個民族的符號,它是盛載和連接民族情感的橋樑,表面上與政治無關。」與政治無關,這正正是我的個人感覺。普通的公司只要付得起錢就可以為他們的商品賣廣告,現在政府亦只不過為他們的國民教育賣廣告,又有何不可呢?

  另外,從五十多位受訪者口中對港英政府的觀感,我們亦可以看到傳媒與社會價值觀的一點關係。港人對港英政府統治的好感,不是來自別的,正正就是來自傳媒。不同的,可能就只是殖民地政府的做法沒很麼顯眼。當英國的文化、英國的民主思想自電台電視的影像聲音不斷滲透,當港督食蛋撻親民的相片被刊在報章雜誌的時候,我們就是一點一滴地被「去中國化」。而我們跟中國內地的距離亦逐漸拉遠。

我的「愛國」觀感

  今時今日講愛國,人人都懂得說「看見國旗在風中飄揚,我心裏泛起一陣激動……希望中國富強」之類的話。這本書帶給我的不是這些。它帶給我除了是對國家對傳媒的理解外,亦勾起了我一些對祖國、對國歌的回憶。

  還記得一次往雲南昆明交流,當時我們參與一間學校的歡迎節目。節目尾聲時,昆明的學生問我們懂不憧唱國歌。於是,大堂內的師生都很嚴肅地站立起來,清唱國歌。那一刻,雄壯的聲音充斥著整個大禮堂。那種感覺,我至今也未能忘懷,是在香港唱國歌的經驗不能比擬的。在香港每逢要唱國歌,音樂裡都是有人聲的。就如同唱那陌生的校歌一樣,人們大多只是「做口形」裝模作樣。兩地人對國家觀感的不同,就這樣輕易地從國歌這個微細的地方分辨出來。

  不過,那個時候,縱然到了內地交流,但事實上我對祖國的認識並不深,抱著的就如書中大部份年輕人對中國落後的輕蔑,還有對共產黨自那些赤色風暴來的厭惡。書中的「反對者」從國歌就想到了黨的統治的思維,亦使我想起了之後中七暑假到北京清華的國情培訓。  那時候我們聽完清華教授對中國政制的講課。到了問問題時間,我問,有人說愛國等於愛黨,你同意嗎?他這樣的回答我:「愛國跟愛黨是一致的。共產黨是中國的第一大黨,許多青年精英都加入了共產黨。共產黨倒下了,中國會跟著倒下的!」雖然至今我也對他的那番話有點保留,但從書中港人與內地人對國歌不同的感覺,我想,或許這也是因為我與祖國有一段記憶的距離吧!

   國家國家,國的根本是家,而家亦可算是國的投射。香港與內地就好像是一個父子的關係──無論怎樣也割斷不開。一套短片,說的只是香港人與內地人之間民族血濃於水的關係。傳媒,作為政府的監察者和社會的第四權,的確不應受制政府。而且,就如政府預算案、銷售稅等政策一樣,國歌又或是「愛國」,也有其「賣廣告」的權利。這與共產黨的政治統治割裂的。

  我相信,香港人絕對有能力去區別「愛國」與「愛黨」。而香港人亦會和傳媒一起製造與祖國的記憶。到時,香港人與祖國的距離將會更加接近。


星風 | 26th Dec 2006, 12:07 PM | 記憶 | (488 Reads)
  從三日兩夜的露營回來,不想多說,亦不習慣說謊。

星風 | 17th Dec 2006, 10:53 AM | 文化, 思考 | (266 Reads)

  在上星期一波波濤洶湧的連續三天的主修科的考試餘生過後,今天的我終於可以在早上看報悠閒一番。家中如常地買《太陽》,不過一看,頭版卻是觸目而驚心。

  「 警不再做和事佬 嚴打家暴摑一巴即拉」

  的確,警方不是社工仰或是談判專家,「和事佬」一職對於他們真的既是壓力大又是難做。然而,「一巴掌就即拉」這做法又是否恰當呢?

  俗語有句「清官難審家庭事」,而「人地家事唔好理」更是人們口中常見的句子。可能在某些人的眼中這些句子都會被定義為隔岸觀火,見死不救。但是別人的家事,你又知多少呢?夫婦之間的相處誰是誰非並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明白的。涉及的事情可能一件接連一件,如情侶間的一些小爭拗,十年前某位朋友送的頸巾也可能被翻出來說明某某是第三者。事情如此複雜,而警方只因為一個電話一巴可能打了的掌摑就不問因由把人帶上警局,這對事件有幫助嗎?如果只是因為一時「火遮眼」的一巴掌而動輒便要上警局,許多事情就會過火以致會沒有轉彎的餘地。

  說真的,香港人的社會道德觀只能以「古怪」以及「模糊」二詞來形容。一些事情他們會覺得沒有問題,而對於某一些的問題卻異常敏感。「巴士阿叔」的粗口和口頭禪被視為理所當然,而電台的一個小小選舉卻換來了滿城的風雨。

  就如同香港人「八卦」、凡事都愛理的心理一樣,香港社會上也開始覺得,凡是大事小事也應該拿出來集體批判、用社會的道德觀來評評理。從Youtube短片、某一些的網上論壇的言論中,我們都可以看到社會上每個人都可以就每件事不關己的事件加一把口,成為判官。這樣好嗎?社會上的聲音都好像被一些主流的聲音淹蓋了。當出現一些與主流聲音不同的意見的時候,他們就會被群起而攻擊。尤其是當主流聲音是出自一些想事情想得不深入的人的口的時候,情況便更為嚴重了。這樣,一些膚淺的想法就會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社會的價值觀。

  好了,要回歸正題。的確,傷人是一條刑事罪,而家庭暴力的風氣亦不應被縱容。但如果因為一巴掌就搞上了警局,那一個家又何來會有和諧呢?因所謂「家和萬事興」,難道所謂的「和」是指上「差館」解決?政府要做的並不是要嚴懲,而是應該在重點地區投放多些社會資源;教曉做丈夫的如何愛惜妻子,教曉做妻子的如何體諒丈夫,而不是當妻子在電話高呼救命的時候就不分青紅皂白把丈夫鎖上手銬帶上警局。警方只是一個臨時的救命救生圈,真正幫助到家庭成長的,其實是能教曉他們游泳的社工。

  當就連家庭中的一巴掌也會躍升為社會事件、所有事也要被旁人冠上是非黑白的時候,又何來愛的信任、包容與忍耐呢?


星風 | 16th Dec 2006, 6:03 PM | 一般 | (337 Reads)

  無意中發現原來台灣奇摩的網上空間重開了。

  回顧以前日記裡面那一點一點的足跡,和那一天又一天的記憶,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只不過,記憶也只會是記憶。我想我不會再在那裡更新,但也不會刪除網站。

  星風.心情日記。只要留下來,就足夠了。


星風 | 10th Dec 2006, 12:30 PM | 記憶 | (363 Reads)

  自己一個在家,放下書本,生活放蕩……

  感覺真好。


星風 | 2nd Dec 2006, 12:08 AM | 記憶 | (290 Reads)

  好久沒有來這裡,打日記。十二月,不用再上課然後我可以自閉地躲在家中溫書。然後,我可以停下來,想一想。通常來這裡打日記都是為了發洩自己的不開心。和xanga不同,xanga極其量其實只可以說是一個我有些說話想告訴某一些人的說話橋樑。有一些我不想、又或是開不了口的,還是要在這裡講。

  我想,這又是時候。

   不開心。是因為近日發現了一些我本以為他們會很了解我的朋友原來他們都不是很了解我。又或許是我自己根本對自己的了解不深。我不知道。留辯隊之前還記得在暑假的訓練營和上莊姬斯汀談過一句:「我不想有敵人,只想有朋友。就算對方不領情也好,我不會放棄。」還記得那時的她以一個我似懂非懂的眼神和語氣對我說這是不可能,說我太純太天真。那時,我還是不信。但經歷了不少的人和事,我可以說,那一句話我懂了許多。

  「人夾人緣」。大家都是朋友這一點當然我永遠也不會放棄。然而,今天的我明白到有一些事情若然是太勉強的話只會令大家不開心。

  其實也是很自然。總會有一些你的東西,我會不明白;而反之我亦會有一些的東西,你會不明白。明白了,看開了,就不會有痛苦。

  朋友,你明白了嗎?看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