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5th Sep 2006, 5:16 PM | 思考 | (345 Reads)

  友人的大學之道一再波折。在日記中,他引用了別人的一段句子……

  「小時候的我喜歡數學
   因為每條問題只會得一個答案
   現在的我不喜歡人生
   因為每件事情都存在太多可能」

  我想說的是,正正是因為人生路上許許多多的可能性,我們才能活出傳奇和精彩。如果人生只是一條平坦的直路,那麼,我們望到終點,就不用再走下去了。

  共勉。


星風 | 23rd Sep 2006, 1:52 PM | 觸動 | (319 Reads)

  因辯隊的繁重工作和一一的活動我差不多半夜十二時才回到家中,聽到了比我還要遲才回家的父親說三叔因肝炎而進了醫院。

  突然有一種無力感,來自生活。又或者可以說--

  《當生活淪為一種無力感覺》


星風 | 23rd Sep 2006, 12:35 AM | 記憶 | (357 Reads)

  重開了,有興趣看我的文字作品的話可以一覽。

  詩人.詞人.記憶筆跡


星風 | 22nd Sep 2006, 9:34 AM | 記憶 | (290 Reads)

  迎日被主修科不斷侵擾,加上辯論隊的工作……實在喘不過氣。看著那擾人的數式和一大埋不知名物理定律,我想起了一年前的一份感覺……

  是寫在高考之時。

  …… 

在那片天之下

 

天空好冷
我忍受不了那大鐘寂默
是甚麼 迫使我
去承受這一份無言的溫度

空氣與無盡的未知伸延
洪流選擇了我們
我們沒有 而且不能
是因為命運麻木
我們只能抓緊雙手

(不能
 逃)

因書本的味道
一百五十八天的重量
我們沒法承受
時間的納悶
是指針帶著沙石飛過
不再回頭

(因人聲而衍生出來的空虛
 叫我們呼喊)

時空帶著竹架飛揚
以一種無法估計的速度
悄悄地伸向無止境的空中
我不知為何突然感到藍色好刺眼
或許 地上的灰
會叫我
呼吸困難

我們或會在恆久的未來盡處
滅絕於這片天空下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


星風 | 5th Sep 2006, 1:14 AM | 記憶 | (317 Reads)

  大學二年級了,不過還是始終很不習慣。雖然只是在大學待了短短一年的時間,然而,面對各位大學的新鮮人,我卻不得不以師兄自居。

  很矛盾。突然好想變回一個一年級生,起碼,還能依賴一班師兄師姐嘛。

  ……

  許久沒見過這麼多人的百萬大道了。


星風 | 3rd Sep 2006, 11:07 AM | 記憶 | (552 Reads)

  本來是應該是一個星期前寫的東西,卻一直放在博客的「草稿」。是因為過於忙碌的剛開學的生活,亦因為緊張的生活節奏而麻木了……

  或許我真的該好好找個時間停下來。

  ……

  如果說,十八歲生日是一個人生的轉捩點。也許我會說,其實二十歲的生日是更加重要。

  還記得小時候學「Teenager」這一個英文字,中文解作「青少年」。當時老師說,「Teenager」之所以謂之曰「青少年」,是因為它可以拆作「Teen」和「Age」這兩個字。眾所周知「Age」仍解作「年齡」。而「Teen」,其實是指英文數字「Thirteen」、「Fourteen」……「Nintheen」等等。以此邏輯我們就很明顯明白到,「Teenager」其實是指十三歲至十九歲的少年少女。另句話說,青少年這一個年代,止於二十歲。

  而九月三日後,我亦可以說:廿歲仔了,我已經不是一個能依賴別人的青少年了。

  十八歲。香港法例上或許已經是一個成人,銀包裡的是一張簇新的身份證。然而,在人前人後或許也會是被稱為小伙子,在別人眼中可能只會是一個入世未深的青少年。廿歲呢?二十開始起的數字彷彿就成為了步入社會的象徵。二十出頭。二十歲就開始要出人頭地了。廿歲仔,人們就會開始問你,你返咩工。

  還記得在九月三日的前一晚,我和一班朋友一起去旺角打邊爐。十一時四十五分,回家途上同路的雪一和嘔墨說要和我等到十二時正。在九龍塘的火車站裡,我們望著月台上那個鐘,倒數著。十、九、八、七……三、二、一!由於沒有蠟燭,嘔墨亮起了一枝小小的電筒。我笑著故作一吹,燈光熄滅。雪一問我,有沒有甚麼廿歲大計。當時我呆了一呆,發現自己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現在我想,廿歲仔,很多事都要我積極去面對。要從中活出自己,走出一條自己堅持的路;或許,就是我的廿歲大計吧。

  就正如林一峰的《十九》。當時我一聽,就愛上了這歌、愛上了這兩句歌詞。

  「告別十九歲,世界總要我面對。」

  生日當日我是整天都默念著這兩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