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28th Jun 2006, 12:01 AM | 記憶 | (220 Reads)

  在明天的Final和辯隊之間,我嚴重地背叛了自己……

  因為我選擇了辯隊。


星風 | 22nd Jun 2006, 12:30 AM | 觸動 | (344 Reads)

  突然好想和朋友你們唱這一首歌。

 

葉宇澄 張繼聰 - One Two
作曲:Davy Chan|填詞:黃仲凱
編曲:Gary Tong/Joey Tang/大飛|監製:Gary Tong/Joey Tang/大飛

E:葉宇澄Eugene  L:張繼聰Louis

E:走 一起踩線走
  衝出底線走 懶得分左右
      你 似敵還友 化敵為友 
  唯有做同謀
L:將 死守的對手
  轟出這缺口 踢走這荒謬
  你 厭倦銅臭 臭味和我
  其實正相投

合:未理睬
L:坊間各種咀咒 名字已鑿於額頭
合:未怕醜
E:就是丁點錯漏 
  五音不全朋友 仍然可以合奏

L:你與我邂逅 
合:無視現實美醜 同落場為明日戰鬥
E:你替我還過手 而我替你頂過苦酒
L:與你拍檔後 誰願日後轉手
合:沒有你 
L:單箭頭只算二流
  同來自寂寞山頭 同類怪物恐怕再沒有

合:走 跟這方向走
  不必看面口 再不想將就
  縱 滿面塵垢 氣力還有
  齊做托荒牛

合:其實這密碼又哪用 說出口 Yeah...

E:你與我邂逅 無視現實美醜
  同落場為明日戰鬥
L:我替你還過手 而你替我頂過苦酒
E:與你拍檔後 誰願日後轉手
合:沒有你 
E:單箭頭只算二流
合:來自白日夢星球 同類怪物恐怕再沒有

 

  「同類怪物恐怕再沒有」。


星風 | 21st Jun 2006, 11:35 PM | 一般 | (246 Reads)

  號外大發現!

  想知道Sina博客人氣小子嘔墨的真面目?請進入以下連結。

  《嘔墨的迷思》

  (注:這是或許就是傳說中第六個讓博客人氣暴升的方法)


星風 | 20th Jun 2006, 11:49 AM | 觸動 | (244 Reads)

  從友人的日記聽到了一首歌,一首我不懂的日文歌。

  或許歌者的歌唱技巧不是很突出,然而,唯一兩句的英文歌詞卻是教人心痛。「hello, goodbye; goodbye, hello; sayonalai, arigatou....」這是綾瀨遙的《Period》。

  嘗試上網搜尋這歌中文版的歌詞,找不到。卻使我意外地發現原來不只友人、不只我對這兩句歌詞有特別的感覺。是一個陌生人的網誌日記。「偶然回想起昨日生活的景色,與朋友幾句簡單的話語,一堆又一堆令人煩惱的功課,總讓我喚起一點點嘆息和遺憾。因為還來不切說GOODBYE,那一切卻已完結了。我承認自己有時對現有的階段感到抱怨,因為一直都未能忠於理想中的自己,還有生活的模式。但如果一直追求下去的話,之前的階段就過得沒有意義了。一直重複又重複地過活後,一個又一個階段就會無聲無色地完結了。」

  是因為回憶。就正如大學又或是外間一些機構活動裡的「Hi-bye friend」一樣,說了Hello,我們很快一轉頭又說了GOODBYE。


星風 | 20th Jun 2006, 11:34 AM | 觸動 | (238 Reads)

  如果我叫自己忘掉痛楚,我會不再懂得痛。

  同樣,如果我叫自己不要去愛,我會,不再懂得愛。


星風 | 16th Jun 2006, 2:20 AM | 觸動 | (261 Reads)

  這幾晚不知為何總是不想去睡。

  問自己,究竟是因為在想些甚麼?有沒有長島冰紅茶來換我半晚安睡?


星風 | 16th Jun 2006, 1:13 AM | 記憶 | (212 Reads)

  自上年開始約,而經過無數次有人爽約有人忙得出不來有人空閒時有人太忙,今晚,我終於下了很大的決心不管了三七二十一約了所有人。縱然這一切還是像一個可惡而改不了的壞習慣一樣,齊不了人。更可惡的是有人因為家中煮了飯(我之前已致電過兩次提醒他)、有人因為太累了要在家中倒頭大睡。只有一個是因為要通宵工作而成了一個比較合理的理由。

  我們七時半相約在旺角,奇蹟而少有地該準時的人都準時。大家一邊討論該到那兒吃飯一邊走,等到都快九時了我們還未決定到哪兒。走了好幾次之後,有人因一些溝通上的問題差點兒我們要到十點才有飯吃。還好,陰差陽錯之下我們還是找到了一個地方坐下吃飯。有人埋怨身為召集人的我沒有好好打算吃飯的地點。本來我之前還打算和大家一起去Cafe,沒有一早提出來是因為想給大家一個一起選擇的機會。之後提出來的時候有人卻說Cafe的東西不好食而且不夠飽。幸好,我沒有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獨斷地說要去Cafe。

  說真的,當時心中真的有點兒不快。畢竟已三番四次致電各人,只為能有一次齊人的聚會。然而,有人竟以睡覺為由缺席之餘,苦心為聚會出力的我更感到有點糟人埋怨的感覺。還好,之後的時候人們都不自覺地說起了住事然後大家都笑了。是因為兩年來一些傻事還有一些非常難忘的共同回憶。有關於豬年出嫁的有關於野外經歷的還有一些關於舊時開會的笑話趣事……

  真的,真的非常難忘。

  臨走時,大家才醒覺今天是Ray仔的生日。於是我們都給了他一句生日快樂然後大伙兒去了拍貼紙相。識了大家兩三年了,這次卻是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去拍貼紙相。大佬鐵芬妮他們都說貼紙相若然放在銀包的話會脫色,於是我一口氣地把所有在銀包的貼紙相都拿去過膠了。有Mini的、有新辯的、有報社的、當然還有剛好出爐的一.一的。

  臨分開的一剎那,一下子我好像覺得大家都變了。旦變了、大佬變了、雪一變了、鐵芬妮變了……唯一好像沒有變的好像是Ray仔。在火車上,大佬和雪一都說我們一.一的男生也是時候改變一下型像了。要不是的話,也永遠只是一、和一。其實,我也想過去改改型像。不過,還是待我出來工作時候吧。

  從火炭的火車站到家的途中,我不知為何覺得現在的一.一好像比以前少了些甚麼。或許,是大家都沒有了往日的熱情和投入吧。


星風 | 14th Jun 2006, 10:08 PM | 一般 | (791 Reads)

  近日,忙著在教授的實驗室做實驗。

  做的是一個叫RHEED的實驗,全名叫Reflection High-Energy Electron Diffraction。即是在極低氣壓的情況下用高能量的電子打在一個晶體的表面,然後從反射出來的影像去看看那個晶體的原子結構。這兩天,都在跟一個研究生去學如果操作那部總值二十萬的儀器。步驟有點複習和費時啊。學學如果打晶體放上去啊、抽氣啊、量氣壓啊、去加液態氮啊……好多好多,還有一些儀器的原理電子反射的原理。最怕是一不小心弄壞甚麼啊,你知道的,二十萬可是比我三年的大學學費還要多。我賠不起啊。

  學會如何操作那部儀器之後,我就要獨自去做這個實驗了。雖說如有甚麼問題的話也可以問問其他工作中的研究生,但要做到那個預期中的結果也不易的啊。你知道嘛,人類的肉眼是看不到電子,但卻要令那些電子束在某一個特定的角落打在那塊小小的晶體上。好麻煩耶。

  不過,縱然這個實驗有點辛苦,不過,能學到的東西卻很多。而且,對於我這個大學物理系一年級生來說,亦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還是要跟自己說那句,要繼續努力。


星風 | 14th Jun 2006, 9:39 PM | 觸動 | (448 Reads)

  永遠在你無聊空閒的時候,才會發現一些東西、才會發現一些觸動。

  今天在論壇閒逛,無意間看到葉宇澄的新歌。還記得自己曾經萬二分沈迷過他的《瑪莉與偉業》,好奇之下下載了下來。初聽時候沒有怎麼特別的感覺,然而,到了副歌,我卻情不自禁了。

  還記得雪桐姐她說過覺得追女仔應該幾好玩,又說好多人都好享受當中的過程,又話我只是因為太認真才會驚。我想,或許應該給雪桐姐聽聽這一首歌。

  多謝Wyman的詞。

  「如若我太 婉轉
   祝我永遠失戀 要講
   要襯今天
   不過 無謂再不過
   就算失手總好於 繼續暗戀
   如若我怕 驚險
   祝我永遠失戀
   以詛咒作 起點 迫我
   勇敢作戰
   衝了先再算 亦至少醫好我弱點」


星風 | 14th Jun 2006, 12:10 PM | 一般 | (312 Reads)
  被可惡的差忒君踢了。欲知後事如何,請看xanga分解。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