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星風 | 31st May 2006, 11:09 PM | 一般 | (276 Reads)

  其實早就想寫這個小故事了。耐何自己總是沒有空。

  現在事情卻已經轉淡了。不要緊吧,反正這也只是為了自娛。

  《未解決的傳說》


星風 | 30th May 2006, 8:22 PM | 記憶 | (257 Reads)

  臨近六四,上報社的次數多了、亦開始融入了報社的生活。

  記得Glen曾經對我和同是沒有上報社莊的Agatha說過:「你們已經是報社的人了。」的確在這兩個多星期,我和Agatha都和大家一起生活、一起討論、一起食飯、一起打PS2。我們都當自己是報社的人了,已經分轄不開了。

  六四特刊半本都未出到,但一起生活的片段卻是一些值得珍藏的集體回憶。

  除了在報社一起打PS2、一起打麻將、一起看VCD,我覺得,最深刻還是有人煮飯,然後大家一起大伙兒吃飯。

  煮飯吃飯的機會有不少。有人煮飯、有人炒飯、有人煮麵、有人煮湯圓。有人買了些飲品、有人買生果、有人買了三隻稯加餸。大家都是總是有些默契。在熱騰騰的蒸氣裡,大伙兒有說有笑。曾經大家一起一邊吃飯一邊打開電視機看《笑笑小電影》。

  大家都開懷大笑。

  這使我想起其他大伙兒一起煮食一起食飯的經歷。新辯的葉美美同學很喜歡煮食,曾經不止一次煮飯煮糖水給大家了。還有的是那次辯隊的Training Camp。大伙兒一起煮飯、一起搓湯丸、以及四日三夜的生活都使我忘不了。

  更使我懷念的是已經一年沒有再聚的一.一。還記得很深刻的一次和大家一起到百佳掃貨。九十九元零六毫。剛剛好,和我們的上限一百元只差了四毫。然後我們高高興興地把東西都拿回中心放在微波爐裡叮。芝士腸啊、公仔點心啊、菜肉包啊,我們都吃得很幸福。還有一次幾個人晚上開完會肚餓就去了七仔。熊仔餅薄餅鹵水拼盤等使我至今也未能忘懷。

  大伙兒一起煮食一起吃飯的情景一直都深刻得使我未能忘掉。卻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已經忘掉、還會不會記得?


星風 | 30th May 2006, 3:02 AM | 記憶, 觸動 | (444 Reads)

  前日二十八號,一年前相識的Mini人再一次聚。

  其實在那天上午我到過了旺角補習。橫風橫雨,令我對下午的聚會擔心得很。幸好天公做美,下午四時我們相約的時候就已經停雨。

  我們在旺角火車站集合。因為有人遲到的關係,我們在車站的中央談了整整一個多小時。這日介兄的話題和金句極多,笑料無限,有些時候亦談了不少關於今年Mini AL人的事。人齊之後我們閒逛了一會,我第一次嚐那些銀座的墨魚丸和袋裝的冷麵。味道真的很不錯。

  逛街走累了之後我們到了登打士找上樓Cafe。由最頂的二十一樓一直往下掃。途中有升降機一把謎之女聲和後樓梯的歷險。都是一些難忘的經歷。我們坐啊吃啊談啊笑啊還有玩啤牌UNO。兩個樹熊企鵝公仔被大家抱著扭著,還有一些不幸的事件實在苦了它們。我們在柔和的燈光下打開了一些祕密的話閘子。對於未談過戀愛的我實在一下子明瞭了許多。彷彿,我們都是相識了許久的老朋友,毫無保留。

  十二時。夢婷和GLi說怕錯過了尾班車而大伙兒一起離開Cafe。我和雪桐、介同路,大家談著談著,終於忍不住駐足在馬路旁。談著談著,不知不覺已是一時多,錯過了火車的尾班車。由於雪桐沒有帶身份證的關係,我們邊走邊避警察。在旺角街頭四處走著,話題把時間昇華,我們甚麼都談。累了,我們就進了一間小店,直到店子打烊。

  凌晨四時多,大家待在一起已經有十二小時了。因為對父母說過會回家睡迫不得已不可以通宵,告訴他們我要回家了。這時雪桐見我走亦說要走了。事後雪桐告訴我本來她打算會一直談天下去,直到通宵。亦說我們沒有行去尖沙咀海旁吹風吹水是一種遺憾。這時我才想起,上次星星之夜我亦是早在十一時多就離開了,只留下雪桐、夢婷、介和Will他們二男二女。想著想著,愈想就愈是覺得對不起他們。

  正如雪桐所說,今晚很開心,比星星之夜還開心得多。我說,這一晚來得深刻。是因為我們在這一年都走過十八十九歲。

  這時,我想起當時如果我沒有上文獎的網頁留言板,我就不會見到介留下的msn。如果我沒有見到介留下的msn,我就不會認識到他。如果我不認識他,就不會知道Mini forum的存在。如果我不知道Mini forum的存在……

  我就會認識不到大家。

  人生就是這樣的神奇。「有些好朋友不用經常維繫,但每次見面的時候感覺也不會生疏,依然有分享不完的話題,感覺很開心。」當阿介在馬路邊說這一句話的時候,我真的有一種十分認同的感覺。當時身旁的雪桐說起我和阿介認真對望的眼神,覺得很可笑。我想,是因為大家都有這一種「好朋友」的感覺吧。

  的確,能夠認識這一班好朋友是一種福份。

  想起阿介在馬路邊的話:「假使在那個時候我們的友誼還未生疏的話,我一定會請飲。」當時我和雪桐起哄問阿介結婚會否請我們。我說,「我想那個時候我們一定還是這個樣子、還是這份友誼。」介,你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數。

  亦想起夢婷在上次星星之夜說過的一句話:「和你們通了一次宵,我就當你們一世朋友了。」

  真的。朋友,我當你們一世朋友。


星風 | 28th May 2006, 1:22 PM | 觸動 | (234 Reads)

  下雨天。雨傘上的滴答使我很自然地想起往事。

  旺角。侷促的空氣加上被某事引起的窒息感覺。

  我在聽「Breathe Again」。

  「你是否想過一切結束會是怎樣的感受
   想過要重新開始又是怎樣的感覺
   從不知道你往哪裡去
   當你面對嶄新得一天
   過去曾經是這個樣子
   而現在我只閉上我的眼睛 說
   我只不過想再一次呼吸」

  I just want to breathe again.


星風 | 27th May 2006, 1:46 AM | 觸動 | (260 Reads)
  看到了網上的留言板,知道一年一次的期盼又落空了。

星風 | 25th May 2006, 11:02 PM | 觸動 | (224 Reads)

  (重拍子的音樂再次纏繞耳邊
   我說 沒有甚麼比甚麼更甚麼的了)

  中午,到了新蒲岡接回那已修好的mp3。

  因為是午飯時間,我剛好在附近屋村路過上次食過碗仔翅的一間店舖。味道有點懷念,使得我轉頸便入了店中。裡面的人比上次我來的時候多。應該是中午的關係吧,上次我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五六點時份。

  我坐下,然後向一位招呼我的大嬸要一碗碗仔翅。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她卻說「現在沒有翅啊,翅要三點後才有。」默然。那店除了碗仔翅之外就只有車仔麵,無可奈何,我只好要碗車仔麵充饑。我望了望車仔麵的菜單紙,紙上寫著不少平常的餸名。魚蛋豬皮豬紅紅腸……每樣餸要四元……我暗道不妙。突然,我紙上看到了一個陌生的餸名。

  「日本湯餃」、「蟹粉包」。在好奇之下,我便點了這兩樣餸。然而,在兩分鐘之後麵被送到我面前的時候,我的心沈了一沈。

  被騙了,我暗叫。

  原來所謂的「日本湯餃」和「蟹粉包」只是我們平常吃的包心丸子。望著碗中的麵和四顆丸子,我呆了。可是我沒法子,他們把丸子改做甚麼名字是他們的自由嘛。我不太心甘情願地咬了一口所謂的「日本湯餃」,卻驚訝地發現前所未有的鮮甜。或許是丸子內的豬肉新鮮吧,吃起來的感覺也不錯。

  回想在中大一年,大部分的時間無論是午餐晚飯也是在中大內吃。中大的食物味道不差,但一年的時間卻輕易地令我開始感到厭倦了。

  或許,這是一個新的嘗試。就正如我的mp3回來了,我將能在文字上有更多的嘗試。

  


星風 | 23rd May 2006, 11:02 PM | 一般 | (356 Reads)

  《向世界出發》最後三集。

  捨不得,但再好再有情的節目亦有完結的一天。


星風 | 23rd May 2006, 10:16 PM | 觸動 | (312 Reads)

  突然不受控制地看一個陌生人的「博客」。看了當中幾篇文章,發現,原來我的感情一直也被仰壓。

  有想哭的感覺。躺在沙發上抱著枕頭聽著王浩信葉宇澄的歌,久久不能抒懷。

  真的孤單得想哭,但淚水並未蒸發。

  我會《習慣.寫詩》


星風 | 23rd May 2006, 12:47 AM | 一般 | (303 Reads)

  多謝差忒君的提醒,才發現網誌上了焦點。

  亦要多謝Admin先生(或小姐)呢。其實我知道的。這個網誌人流不多,內容又少。這兒既沒有嘔墨兄的創意小說,亦沒有差忒兄的獨到觀點見解。不過,老實說,寫網誌是為了吸引人看嗎?不,其實是為了自己。所以人流不多,不要緊嘛。當然,上了焦點亦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前陣子差忒君的文章上了精選,然之後我的《安全帶》亦獲得Admin的青徠。而現在嘔墨兄的「隨意爽齋」一下了焦點,我的網誌就上了。我想,這或多或少也是托他們的福、或多或少也是沾了他們的才氣。

  要繼續努力。


星風 | 23rd May 2006, 12:37 AM | 一般 | (246 Reads)

  為中大學生報特刊寫文,雖然有種做功課的感覺。不過,當中的感覺和觀點卻是真心的。

  六四、學運、社運……儘管話題是多麼的陌生,一篇文章,還是要交的。對於一個理科生來說,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上網看資料、看別人的文章之後認識、咀嚼、分析,然後再重組一篇有觀點有立場的文章,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但我不怕。

  待我給其他編輯過目覺得沒有問題之後,我再把文章放上來。


Next